Saturday, November 12, 2011

12/11

电脑的旁边放着马来文笔记
看着我想吐的马来文
我可以不要读吗?
我真的觉得要吐了
钟采茵的笔记忘了还他
本来还想说如果妈妈出门叫她帮我还
结果收到信息她说九点来我家拿
是他不爽吗?
我很讨厌她那硬邦邦的内容
没有一丝的感情
在写公函噢?
平时的我可能不以为然
但是今天的我非常在意
不要问我为什么.我不懂
算了,她是出了名的香蕉
教了很久还是那样
托吴洁儿的福
有一件让我很开心的事发生了
我满足了。真的
可以让我开心很久很久了=D
还有,请要继续那么幸福下去
韵柔是最舍不得放开你的手的朋友
但是最希望你幸福的
相信我。
我不讨厌他,我嫉妒他。。。




隔了好久好久。。
我淡忘了
但,我清楚知道
回不去的是以前
让我还在乎的
也是以前。。
放下,是必然的
想念,也是必然的
对活在韵柔的“以前”说的。

1 comment:

  1. 甭放手,永远都会是朋友!
    姐妹!

    ReplyDelete